• 辞旧迎新

    2011-01-02

    翻译翻得我眼睛都快瞎了,今天完成了7000字,离目标还有一截距离。但是没有办法,这三天是极其难得可以心无旁骛专心翻译的时光,我大门不出二门不迈,钉死在电脑前。可是闷闷闷闷闷,也想出 去散个步看个电影,或者在咖啡馆里和人聊聊天。无法发泄的烦躁感,夹杂着死期当头的欲哭无泪感。说什么好呢,自己选的,必然想做完的事情,那么也别伤感, 努力埋头继续吧。

    只是上两个星期里飞了3个城市做了4个采访,这还不是全部,总共10页的别册内容从联系到成文几乎担在我一个人肩上,每个 品牌起码7、8个人周转联络,加上飞行的疲倦,简直又褪了一层皮。最后18000多字的定稿被要求删到13000字,好不容易约人吃饭,半小时里收到12 个连环夺命CALL,立刻灰溜溜赶回公司继续。

    真的已经累到,无法用言语表达了。只能鼓励自己再加一把油,行百步者多九十,不要泄气,很快这一切就过去了。

    或 许一开年,生活就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现在一切都还不是定数,一切都悬而未决在头顶上漂浮。做决定只用了几个小时,其实有什么了不起的呢,2010年最 大的收获难道不是不要回头看,只要拼命向前眺望就好了么?可能需要再重新买一只大箱子,星盘都说明年我都要去远方,去远方呢。

    想不出来 2010到底读过哪些书,大概是有一些,只是工作密度那么大,一切都没了痕迹。倒是去了很多地方,山西平遥,武夷山,福州,广州,北京,贵州,吉隆坡,新 加坡,东京,普吉岛,香港,巴黎,威尼斯,希望没有漏掉的。似乎评选不出年度城市,巴黎和威尼斯都很爱,实在要选,就威尼斯吧。希望什么时候能去看双年 展,那根本是一个梦幻之岛,美得不真切。

    很想改变又很怕改变。但2011年必然不同寻常。我不知道自己是否做好了准备,但它已经这样开始, 我也只能尽量配合它的速度。这样一个人奔跑到底为了什么又得到了什么,我没有答案。转眼真的30岁了,一个曾经无法想象的年纪,或者说在想象中,此刻应该 尘埃落定,结果还是一切尚未开始的准备状态。是悲哀还是幸运,现在大概也不是下结论的时候。

    大家都新年快乐,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