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天身上添了两根巨大的稻草。一是必须去纽约,月底去不成3月也要飞,我在想啊这横跨12年的访问我2天里如果能战胜时差拿下,那么又如何把起码2万字的内容在顶多一个礼拜不到的时间里赶出来。而且是英语访问,有漫长而痛苦而每每让我都只想撞墙的倒录音过程。二是四月封面……定了我来采写。这没啥,问题是交稿时间似乎和那2万字重合,我于是不知如何是好。又到了“我要活下去”的阶段了。

    其实特别怕这样,自己的心不定,文章的气就不顺。三月的稿子今天看了主编的综合统稿,怪……奇妙的。但比整文拿出来强多了,概念没说清楚,行文又涩……就是没达自己的标。四月不能这么来了,我也就两点不会,这也不会,那也不会,要是访问这种看家本领都做不好,真别混了。累也算了,就怕东西拿出来没法见人。但时间是分分秒秒在逼近,又都是没法推开的事情。怎么老是这样!

    还有搬家……俺娘给俺订了物流公司,可以多搬点东西过去。我实在不想每次回上海都整理东西。这是一个多么巨大的工程啊……不过在前两根稻草的对比下,已经算是浮云级别的了。

    我焦躁,我焦躁,我万分焦躁……深呼吸,深呼吸,要深呼吸……

    好吧从今天起努力吃饭努力睡觉,再次进入一级戒备状态,刚八代啊!本来还以为春天就快来了,可以结束蓬头垢面的悲剧人生了,结果,继续蓬头垢面,继续悲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