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圣诞夜

    2008-12-25

    不过是勉强出门,去了次大卖场。里面没有开空调,所以也没有被热昏到脸红耳鸣的地步。照YLY的话来说,这家乐购在凄凉上,和我还真是契合。

    看到很多人在怀念去年今天,因为明哥的上海演唱会。其实我自己都诧异,那场演唱会怎么并没有太多的期盼,现场的时候因为心有旁羁,所以虽然身在第一排,也不似429那种不知如何表达激动下的投入。当然,获得抓抓手的那一刻,现在想来都还是有少少激动的。

    不要说我这等无关的观众,老头自己上次都一脸迷惘的表情说,上海演唱会?我有点忘记了,好像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我开始,好歹还等着他说几句例如“第一场大陆的个人演唱会终于美梦成真”之类的客套话呢。不过也好,了无挂念,一心向前。

    今年见老头的次数也真的是很多,单单演唱会上一起做观众就撞见他三次,更不说正式约访问和看他表演。虽然有两次猜到他会去,但茫茫人海中真的看到他,还是颇为欣喜。副作用就是看到他之前已经没有兴奋感了,看到他也不紧张了……当面批评他这个那个还抢他的饼干吃,不晓得他会小小郁闷下么。

    说起来,到底是个节日呢。希望亲爱的明哥明年身体最要紧,开心一些,放松一些。反正您的专辑两年出一张已经属于“加快速度”的状态了,所以工作这个事儿,更不用特别记挂在心上了。

    虽然是随手按下的,可是很喜欢。

    昨天浙江文艺又寄来本新书。我以为是BTR的翻译大作(广告:请热力支持保罗·奥斯特著、BTR翻译的《孤独及其所创造的》!),结果打开一看,是本网络小说《迷宫蛛》。反正是很快翻掉的东西,在星巴克喝想了很久的榛果拿铁时就看着玩。并不难看,可是推到阿加莎·克里斯蒂的高度,未免也太难为作者了。书其实是上半部分,回家搜到下半部分看完,反而有点失望。怎么说,中国的推理小说至今还是很难看到气定神闲的作者,交代那些暗示的时候难免慌慌张张,心理分析总不能一刀切到点子上去,故事求新求奇,那个圆又画不满。我觉得比起迈克尔康纳利的《血型拼图》和《诗人》来,这个无论如何都太稚嫩了。

    SANDY不在线,我以为她去看17的STILL THE TWO OF US了。看到她上来赶快问如何如何,才发现自己记错,17是27号的表演,(还蛮符合101727的数字游戏的),今天是一峰的第二场。上次17和潘姐姐的演出之后大家在酒吧里呆到很晚,走的时候看到好几个趴在桌上睡着了(还不是醉的,是困的……),一峰就是其中之一。他很迷惘地蹦起来和我们说再见,眼神明明都还在梦里。当时,真觉得他好像一个上课偷偷睡觉被拍醒的小朋友啊~

    话说,一峰同学将隆重登上CCTV的元旦晚会。我还蛮期待的,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