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四周年

    2008-12-11

    昨晚我躺下的时候突然想起了这个日子。04年12月9号我第一次到红馆,看达明一派20周年为人民服务演唱会的第一场。

    竟然已经四年了。

    WT那天看到我的新包新钱夹时感叹了一番,她刚刚认识我时,我还兴高采烈地用着小飞侠的钱夹、穿三叶草贝壳头。这么看来,的确有点翻天覆地的变化。这四年对我来说很重要,世界突然开了一扇新的窗,我渐渐看到那么多不曾留意的美好事物就在身边。如果不是因为老头,我不会知道KRAFT和BRIAN ENO,不会知道进念,不会对香港那群人感兴趣。甚至可以说,如果不是因为老头,我可能不会有那么多在这行继续下去的动力。

    因为老头,我慢慢建立起一个和之前全然不同的新世界。所以无论如何,我都要感激四年前的自己,在无知无觉的情况下,断然决定去香港看一场并不算特别期盼的演唱会。

    那天看完KRAFT大家在翠华宵夜的时候,说起在场子里和老头打招呼的事情。IAN说,其实你对他实在是没什么企图……真是,表现出再怎么花痴的样子,我所期盼的不过是这样:他知道我的存在,偶尔有机会聊下天(虽然迄今为止都是以工作的名义),偶尔在什么地方碰到了,可以开心地打个招呼。

    到现在,虽然老头的确是偶像,但又不是那么遥不可及的幻象。这样写可能有点肉麻,可不知为何对他有一种亲昵感,介乎对朋友和……长辈之间。只希望看到他开心一点、健康一点,别的其实都不那么重要。很高兴的是,这么久以来他从来没让我失望过,这么久以来他始终让我相信,可以有一种这样的洒脱。

    那天他送我回铜锣湾,车子一路飞驰,窗外的点点路灯被拉成长线。我看到他侧脸轮廓上泛着微微的金色,还有他瞳孔里的光和睫毛投下的重重暗影。我记得他形容和哥哥一起录音时的场景,说“有些人在你的面前会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那一刻,我也是这样的想法。夜那么静,第一次可以不开录音笔,有一句没一句随便聊天。这个片刻,也必将和琥珀中的昆虫一样,永远被凝固在那一片状态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