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冷!

    2008-11-28

    除了冷之外,我真的没有任何别的感觉了。仿佛回到了年初雪灾时的惨状,根本不想爬出被窝,恨不得把羽绒被子裹在身上出门才好。而事实上,我的确已经把过膝的长羽绒袍子挖了出来,浩浩荡荡地走在街上。前几个礼拜,我明明还是一身短打还热到冒汗啊,32度的吉隆坡到3度的上海,真是受不了。

    今年名人们事情还真多。黄光裕居然被捕,胡润排行榜不知道是否之后会多些麻烦——他可是他们十年前就评出来的首富,今年也位列第一。记者会上胡润还言之凿凿的说,如今富人们已经不介意公布他们的财产数额……但一是有人指出他们统计的数据有问题,而去年和今年的收入居然没有浮动的确让人生疑,再来,那些所谓的数据来源单位都否认给胡润榜单数据支持。黄光裕的事情一出,大概会让更多富豪忌讳。而胡润现在越来越多的榜单,莫名其妙的行业分类,也是拿自己的公信力开玩笑。只能说,这大概也是有中国特色的中国富豪榜单吧。

    谢玲玲居然嫁给了罗康瑞!当然我一直不太关心他们的绯闻,所以有点诧异……有趣的是,今年本来要访问霍震霆,时间地点都订好了,因为同事的签证问题最后没能成行,而罗康瑞的访问,因为他“只上封面”的要求而作罢。

    老头又被抓到在Manic Street Preacher现场,照片上真是清秀到不象话。上次和他聊起来才知道,范晓萱那场,他其实是到了现场才碰到迅哥儿的,两人就欢欢喜喜坐一起了。其实现在看看那些乐评,拼命从King of the Road里分析他对年龄的感触、音乐风格的转换,多少有点偏颇——年龄是一个他想说的主题,但不是他全部的感慨,民谣是他想玩的类型,但不是他全部的方向。昨天翻到一篇95年袁智聪的访问才想起来,对他而言,Kraftwerk是和Brian Eno并列的神。不过KRAFT那场统一划位,必然是人山人海,不知道是不是可以撞到他。他说其实KRAFT是不是现场根本没多少所谓,我则比较好奇KRAFT如何做现场。

    10号必然在香港,很想看STING。理工学院的场子,最低票价980……古典乐团也没有办法。雷旋鼓动我明年干脆去澳门看POLICE的复出TOUR,我还不知道是否会有这个决心。很多人不爱STING,他当年那首English Man in New York却很是俏皮,一听之下我就被打动。Shape of My Heart整张也都很爱,渐渐也开始注意他。不知道香港是否有黄牛,或者额骨头碰到天上会撞到免费票……

    离开香港前忍不住又去次HK RECORDS,把Shirley的两张DVD都买下来。其实上海看到过,但关姐姐,还是要小小支持一下。《关于我》整场真是让人惊艳,开场时她也真是紧张,毕竟十年未登过红馆。但后来黑色拖地巫婆长袍脱掉,整个人都焕然一新。好奇怪,她说话时明明气息不稳,唱起那些高音来又异常坚定。SANDYMAMA说今年的UNEXPECTED其实不如那一场,我还是很后悔没有去现场看,毕竟,不知道她下一场会在什么时候、又是否会真的开。我看95年那场“难得一个关淑怡”,唉,这些年间,她的声音真的还是被损耗掉很多。

    到前几天,我才真正去搜一搜她的资料,当真被惊到。她在美国长大,学时装设计,日本歌唱比赛全场大奖后出道,到香港发展。还没正式亮相,地球已经绕了一周。我看到90年老头和她一起的VIDEO,两人已经很是亲密,大概同属宝丽金的关系,性格声音都夹。据说当时老头就赞她“淡定”,没有一丝新人的怯弱。(那天看容小姐和老头完全不搭的K歌拉阔时,我和SANDYMAMA忍唔住鸡啄唔断,都感叹,和老头最衬的声音和气质,非关淑怡莫属啊!)她真是太顶真、太任性,一点点妥协都不肯,也是属刺猬的主,看起来满身芒刺,被人探一下,立刻被击到最柔软的腹部。

    她真是传奇,可惜生不逢时。

    我从来没特别爱过王菲,也不知道为何。那天访问ZING,他也感慨没有王菲自己必然少去许多施展拳脚的空间,林夕的痛惜自不用提。可是我心里,又默默觉得SHIRLEY其实比王菲更决绝一些,可塑性更高一些——即使她真的不如王菲漂亮。早年她声音里那种飘渺和不确定,到现在简直已经成为世外之音,现在选的歌也愈发有种看破之意,从《天规》到《山水》,或者是《众生花》。到现在啊,她不高兴了仍然不知道藏,逢场也不愿意做半点戏,被人家说耍大牌玩黑面又会觉得不开心。比起来,老头兴高采烈在记者会上和容小姐对嘴亲吻,简直太想得开了。

    希望12月关姐姐的CD可以出来。话说,SANDEE小姐的新碟我还没听呢……在SANDYMAMA那里还订了她之前的那个巨大的黑色BOX SET,啦啦啦,我就是爱这些古怪而偏执的女人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