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芒芒然

    2011-02-06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ly822cn-logs/103531338.html

    重复一个“芒”不是错字,为了加强下语气罢了。

    这几天状态不太对,一是很忐忑,很奇怪,写人写了那么久,临到头了可以专心致志做这一块了,突然没了方向。我觉得过去半年胡乱写的稿子把我给写坏了,精神集中不起来不说,好像都有些不能判别好坏。也不愿意看东西,更麻烦的是,不愿意去思考。写文章要思考,看书也要思考,却避之而不及,整个人混混沌沌的。

    二是……简直好像不会说话了。翻译的强度太大,的确是咬着牙给扛了下来,但两种语言里面来来去去,我又不是真的一字一句磨出来,到现在为止语言系统都非常混乱,不会说人话的那种。还在校稿,看着句子不对也不知道怎么整成比较正常的中文……看到晃在微博上说这本书随3月号ILOOK赠送,我有点慌了——本来还指望再用一个月的时间顺一顺,这么就印刷面世,我心里直打鼓。一边也恨自己呐,不想丢人,怎么不知道抓紧点,而精神真个涣散到不行,我也知道过去几个月累到过了限度了,体力也恢复不过来,精神也不行。还是……又在给自己找借口。

    又掉进那种近乎浑沌的空间里去了。谁拉我一把呀。

    刚才在豆瓣上看了南都做的柴静的访问。标杆呐……我其实很怀疑自己,是否能吃那些苦,下那些功夫,不敢说能做到人家那样,连人家那劲头都没有。这几天心里,还真是莫名的焦躁和不安。可能是新生活真的来得太快了一些。都5号了,不知道美国的签证如何了,如果说飞就飞,我大概会更错乱的。

    唉真是怎么也歇不下一口气来。

    看了《非诚勿扰2》,整个主题就乱七八糟,好像拼命想感慨点什么,结果从头到尾只听到一声长叹。1我看得十分十分难过,特别是笑笑跳下海去的那一段,可能是,真的理解她为什么要那么做。“想得却不可得,你奈它如何”,这是《给自己的歌》里的一句词,李宗盛这首歌虽然有点中年油腻的嬉皮笑脸味道,也一字一顿都是苦涩。其实哪个阶段不是如此呢……这个坎是不是能过得去,我不知道。只确信,过去的一定要放下,一定不要再回头望。但我知道心里永远都会有一个影子在的,被突如其来的未知名射线不小心照到了,就会突然疼一下。我知道上哪里去这个影子都会若隐若现又结结实实捂在那里,如果它一直散不掉,那我就干脆带着它上路好了。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喝一杯吧 2010-0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