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魏绍恩

    2008-12-14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ly822cn-logs/32469043.html

    昨天翻到魏绍恩的几篇旧文,写《春光乍泄》、《阿飞正传》的侧记,哥哥去世后的祭文,还有达明的零碎事情。仍是觉得,真是好。可能因为写剧本的关系,他字句都有很强的镜头感,简炼且充满了八卦,每一点,都是我爱的。

    我曾在PAGE ONE里买到他的《剧本簿》,又一城那家查到有货,还千里迢迢跑去TIME SQUARE那家取。其实买回来后并没有仔细翻。我爱看他的闲散笔记,他多半亲身参与其中,又记得有趣的细枝末节,写来总是别有趣味。旧资料里我曾看到他提到,有次他和周耀辉一起去吃饭,上了菜周夹了一筷子,一尝之下,脱口而出“这菜太淡了。像不痛的爱”。我于是对周很是ORZ:达明当时挥舞的“文艺青年”大旗果然鲜明。

    他写的有关“万岁”那一场的侧记真是弥足珍贵。可惜不知他后来是移民还是怎样,近来几乎看不到他的字,真可惜。我喜欢那个时代的《号外》,虽然已经不是陈冠中最初时的那本,但依然文质彬彬锐气十足,不像现在全然只剩一张疲软褪色的壳。改了朝换了代,陈冠中也去北京定居。多多说一直约他在公司楼下的pacific coffee里见面,可惜我每次到北京都太过匆忙,引见一下的诺言至今也没实践。

    说起来,王家卫都属于上世纪90年代了。我始终觉得《春光乍泄》之后他的作品每况愈下,《花样年华》还留了些气势,2046开始渐渐有些无趣。可能那个年代的香港只存在于我的想象中,加上回忆里碎片的拼贴,它始终有种生猛的朝气。我也知道相比80年代,90年代已经沉稳平淡了许多,但人人还不是只挂念着自己的记忆。

    最近看完了《扔在八月的路上》,很喜欢。BTR强力向我推荐的时候就说,1个多小时可以完成的东西。两个短篇就像两个长镜头加闪回,温柔,饱满,难得的是作者站在那份细致之外,没有让自己跌进去。可是伊藤高见的书似乎只引进过这么一本,我很渴望再读他的故事。

    从飞机上开始看《隐之书》,翻开就知道不是一本短期内能迅速读完的东西。作者非常学院派,大量的文本分析夹杂在情节的推动之中,节奏沉稳外也有些沉冗,偶尔会让我想起前年读完的那本The Historian。对于引证的细致分析和考据,有时对小说而言稍嫌累赘,但无疑这是本好书。看的是中文版,书后大量力赞作者“模仿维多利亚时期风格到了以假乱真地步”的评语,也无对证。翻译相当不错,用字古朴考究,应该承袭了原文的氛围。

    其中也大量提到了卡莱尔先生。我想想当时自己真是不自量力,人家说你翻卡莱尔的书吧我也敢接下来,还好最后不了了之,否则真是当众自辱。维多利亚时期卡莱尔就被奉为巨匠和领军人物,那种汪洋肆意、几乎都不把英语文法放在眼里的作风,我这种雏鸟怎么可能做出妥帖精致的译文。当时翻了1万多字,深感自己古文烂到无可比拟。像我这种半路出家、凭一点小聪明和小勤奋做翻译的,上真家伙就根本招架不住。说实在的,连英美文学的基本训练都没有经历过,自己东一点西一点捡,怎么成章法规矩。今年那几篇画作的翻译已经让我几乎吐血,也好,掂掂自己的份量,不要总是有勇无谋地冲上去,以为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

    但我仍然希望有机会做一些艺术史的翻译,纯粹为兴趣。但现在这种工作强度,偷一点点自己的时间都几乎要了我的命,那30篇翻译,多得是通宵达旦后再拼一口气,来来去去机场里都翻过好些段落。我也没勇气真的放下一切朝这条路上奔去,翻译真是不值钱,有段时间翻译是主要收入来源,想想自己吃一顿饭的代价就是两千多字宫殿柱础中楣山墙颠来倒去,简直要哭了。

    今年用钱真是乱来。到年底,大概不要欠太多帐已经是上上大吉,更不提积蓄。洒出去的银子也并没有换回太多快乐,对自己简直是恶狠狠地纵容。身体很差,精神很坏,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尽头。

    分享到:

    评论

  • 肥肠膜拜那首: 淫红尘~
    回复AYU说:
    魏同学似乎自己也很得意那首的~
    2009-01-08 03:02:55
  • 这几年一路看过来,都觉得你太透支自己的身体了
    前两日偶尔看到央视“中华医药”那一期原晓娟,当下便有些脊背发凉
    真的要好好爱惜自己,健康是一切的源泉。
    回复天问说:
    唉,我觉得简直是,不辞职不可能改变这个生活状态了~非常无奈。
    2008-12-25 01:26: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