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汉

    2009-05-05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ly822cn-logs/38971025.html

    湖北省博物馆太惊人了。九连墩和曾侯乙墓就占了一整层,漆制的鸟人或者青铜的鼓架根本都是外星人的作品。我借了解说器忍着没吃午饭足足走了5个钟头,仍然只看完了一半的展馆。第二天本来想再去,到了门口才发现周一闭关,十分扫兴。

    武汉是一个尘土飞扬的城市。其实我并不明白为什么,看起来都是几百年的梧桐。可出租车里摇下一点窗就满面灰尘,大概是不停在建地铁造高楼。出租车十分便宜,起步费不过3元,高峰期自然打不到车。公交始终很挤,但从武昌到汉口那么遥远的路,一切也在情理之中了。

    去了晴川阁,“晴川历历汉阳树”竟然就是这里,虽然是90年代新造的楼,看起来也很梦幻。不远处就是古琴台,伯牙子期的故事。伯牙台或者子期亭完全没有历史的痕迹,只能安慰自己到,可能这个地点还有点渊源。黄鹤楼压根没上去,站在门口拍了张远景而已。归元寺网上有人说很小,到底多大的寺那些人才会觉得大啊!何况还有个五百罗汉殿。没有玩数罗汉的游戏,赶去宝德寺,正好赶上人家做法事,和尼姑们一起在大佛前念了两圈经。到宝通禅寺时那里已经闭门谢客,但好歹吃了东坡饼,喝到了美味到不象话的玫瑰露。

    去了两次户部巷,坐了横渡汉水长江的轮渡,暴走了一天汉口。吃了糊粉汤、豆皮儿、热干面和蛋酒,没敢吃名为“激情羔羊”的烤串和“变态烤翅”。敲诈勒索地头蛇JETTY,还即兴坐了摩天轮。

    第一天同去队伍的表演压根没看,因为前一天睡很少,而下午走武汉大学后几乎要昏厥,9点不到我已经在床上昏死过去。第二天他们居然千里迢迢从汉口打车回武昌打麻将,暴雨,我窝在旅馆了看掉大半本书,实在无聊,出门看了《拉贝日记》的电影。票价并不低,60,比较惊喜的是看到一半时,我分明看到有只老鼠从我面前掠过。

    青年旅馆里天天换室友。第一天抱着“我要洗个热水澡”的心情去浴室,被冻得心里直叹气,到第三天,学会抱着“今天的水不要是冰的就好”这样的感叹冲过去,觉得水温尚能接受。出门一定要带洗衣皂和衣架,洗了两次衣服,刚刚好够穿。

    回来后事情自然千头万绪。很多稿子要赶着交,很多事情要处理掉。今天下午赫然发现我的档案可能还在原来的学校里,我都快毕业三年了……当时太匆忙,那么久之后我都记得那些崩溃的时刻,什么都是赶赶赶。

    不该在这样穷困的时刻乱花钱,我知道。可是何老师问我是否有兴趣去港大听一个颇为有趣的论坛,我又忍不住过去看。所幸的是来回机票包税不过730元。我也管不着SWINE FLU,我记得我第一次到香港的时候是03年3月19日,那时虽然大陆还没有消息,SARS在香港已经横行。我只能念叨自己福大命大。

    看看时间的安排,赫然5月的大半部分都安排满了。也好,也好。

    分享到:

    评论

  • 現在香港酒店退房率已經六七成了,迪士尼和海洋公園的門票也賣不動了。
    回复jetty说:
    唉肯定有影响的……不过问了下香港的同学们,似乎还好……
    2009-05-07 03:04:42
  • 机票好便宜
    因为流感,没准住宿也会便宜些呢
    祸兮,福之所倚啊
    回复天问说:
    我依然是旺角小旅馆,4天804块……是我现在能找到最便宜的!
    2009-05-07 03:05: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