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地尽头

    2009-06-20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ly822cn-logs/41245691.html

    SK出碟真是这几天唯一让人兴奋的事情。ERA看起来东拼西凑,绝大多数都是已经PLUG过的歌,天规演唱会都收过两次LIVE,REMIX版依然让我兴奋。ANTIBT说他听了之后想重新找上海话RAP那些骂山门的歌曲来延伸了……ORZ 当然,要不是他半夜从MSN上一首首帮我发来,我还真是坐立难安呐。

    最喜欢的是《地尽头》。开始听电台版的时候只觉得气声澎湃,没太在意,变作CD版……我已经连续REPEAT了3天了。SK的飘渺感已经快成仙了,简直像站在冰山尖顶一身白衣呼啦啦飘着,配合视觉感还要来个360度加速全镜头环绕……我特别喜欢这首里“姑苏”的咬字,简直想直接去次苏州在平江路上徘徊一下深入体会。

    IPHEN说SK的声音总会让人忽略掉音乐是什么,我同意。现在简直是越斗越奇险,《28日》或者《钻禧》这种过了瘾,平庸一些的编曲立刻扁平下去——我也觉得《男左女右》不难听,可放在这张里简直太突兀了。《只得一次》感觉也一般,整张REPEAT时会跳过去。

    《三千年后》在十二金钗出来的时候就听过,我听的还是首发现场版!当然那时SK没去现场……我又想起我把李香琴当成白雪仙的笑话,一晃也那么多年了。叹口气。TVB台庆的时候SK穿得女巫一般唱现场,也没听出感觉来,到了CD版,竟然也泪光隐隐了。《十二金钗众生花》买了碟,也算那场特别的艺术节的特别纪念,可惜后来拆开后只是翻了翻歌词,都没有塞到唱片机中过。看来也可以放上淘宝了。

    本周感到非常力不从心。手机坏了,安享清净。大概也是趁机逃避追稿和潮水般的短消息。然而精神并未十分集中,自责和自我放任交替而来,望着自己浮肿的眼睛,又有些不知如何是好。

    高高低低,总有起伏。既然没退路,只能往前走,不管是否情愿。

    昨天翻旧BLOG,PMPS10周年茶话会纪念,照片我东丢西扔也凑不起来什么,文字好歹还存了一点。已经不记得写过多少花痴文或者花絮手记了,不过是06年、07年的事情,看起来却十分遥远而且模糊。当时那些焦头烂额的事情其实都记不起来了——比如我都不记得老头来上海开记者会时,我还帮他找过化妆师。主办方不够照片发给媒体居然会找到我,于是翻存货去柯达扫描。媒体新闻稿缺他的简介,还突然被人拉着立刻写几百字出来……这种现在看起来都有点不可思议的事情,其实又过了多久呢?MOOV也不过一年,我都觉得上世纪一般了。

    看KELLY的BLOG突然有种恍然大悟的感觉:是的,我也不再是23岁了,我没那种热情和激动了。不知为何,好像大家仍然觉得黄耀明会印证自己的某段青春,不管他是三十岁、四十岁还是将来的五十岁。而我们毕竟也在长大,也会离自己的二十岁越来越远。就好像,他是地铁站里永远鲜亮的广告牌,我们是一列列车厢,飞驰而来,但总会向前,消失在前方。那天翠华吃饭的时候大家都无精打采,可能曾经在很多特别的时候聚过,曾经一起做过很好笑很白痴的事情,但……都是过去了。我还翻到04年达明20周年那场门票,和港乐4场的门票放在一起,其中一张还有老头的签名。我看到自己曾经写,“想到做了那么多神经病事情之后,还要在人潮中挤来挤去看他一眼,真是不平衡,不平衡!”那时的花痴文还真是写得情真意切,自己随便看一眼都觉得鸡皮疙瘩一地一地掉啊……

    大概这辈子最莫名其妙的热情,都在这几年里消耗掉了。但,总有个过程,总有个意想不到的开始,也会有些嘎然而止的结束。

    今天在CHANEL的朋友店里坐了很久,又买下几条水晶。加上原来有的,我现在手上挂了6条,该有多desperate才会这样啊!大概是有些迷信,大概是在寻求安稳,觉得小小的圆珠子会带来小小不同。只求心境澄明,再生天地。

    分享到:

    评论

  • 年老了,音樂還在聽的,只要有耳朵嘛。

    關的優點使用忘掉音樂,但音樂仍是綠葉喔
    回复小奧说:
    我的要求很简单,只要她继续唱!
    2009-06-24 01:40:21
  • SK在电台里面还即兴用“西班牙语”唱了一段钻禧,因为实在是超级西班牙风啊!
    回复Kay说:
    啊哈哈~她其实西班牙语发音还蛮准的……
    2009-06-24 01:41:49
  • SK在电台里面还即兴用“西班牙语”唱了一段钻禧,因为实在是超级西班牙风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