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广州

    2009-08-04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ly822cn-logs/43474191.html

    落地前,照例播送地表温度。“37度”一出,整个机舱都“哗”起来……上机前,大概只有27度的虹桥机场暴雨如瀑,妈妈说很多班机被取消,原来我能到广州已经是幸运了。

    本来想,8点开始,时间绰绰有余,先回宾馆扔个箱子洗个澡换条裙子化个妆再去蓝宝石好了,结果手机即将没电,大巴又正好有一站停在假日酒店门口,想不如先和今夏汇合一下再去宾馆也不迟。没想到我兜兜转转找了一圈都没看到坐在第一排津津有味看彩排的今夏,等我找到的时候,才意识到演出七点开始……当时我穿着几乎是睡衣级别的TEE和短裤,脏兮兮的人字拖露出掉了一半指甲油的脚趾……我觉得除了家里和机场外,别的地方这么出现实在是不太合适,但我意识到,我就要这么去见老头了。

    凌晨两点最后按下付费买下巨额机票的决心,还是“可能可以和老头宵夜”。

    我和今夏聊天聊得热火朝天的时候,不知为何我突然转头望向之前视线根本扫不到的大门口,然后就看到老头走了进来。我再次被自己的磁场感应能力惊到了……一边立刻找眼镜的今夏只看到老头进后台的背影。晴朗说我可以坐嘉宾席,我也的确很想跑到第一排坐正中间两个位置翘起二郎腿看,但又觉得观众席第一排已经很不错,所以静观其变。幸好没这么冲上去……进念的大部队不一会儿系数到场,顶着一头凌乱而蓬松似鸡冠发型的胡导演一身黑迈进来,他身上还斜背着一个极小的包,很有喜剧效果(当然可能是他衣服的组成部分),但往边上一瞧,天哪,那个把卡车司机帽反戴、穿着滑板小年青们热爱的那种大短裤的不正是……甘生么!LUKA依然活蹦乱跳,头上扎着永远不会少的发带,我喊他名字,他回过头来和我热烈握了好一会儿手。我总是想起第一次在南京见到他时,我也这般拉着他的手,冰冰凉的,听他说南京怎么如此冻。

    何秀萍的洞洞裤效果惊悚。YYY白衬衫黑长裤,今天下午记者会上穿了对襟深灰长衬衫,活脱脱一SNAPE。陈浩峰穿了低领白TEE,甚为性感。阿山穿了血血红的袜子配血血红的软皮平底鞋,黑墨镜,观众互动环节时有人说“那位墨镜哥哥好似很有型”,饭桌上我和winnie对那个“好似”一起笑了个够。JASON还是JASON,小礼帽蓝衬衫,和YYY一起唱了《小飞侠》,但他们两个真的已经成长为……小胖侠了啊!

    开始我有点听不懂。环境有点吵声音有点闷,我的脑袋还在上海话和普通话的系统里,转不过来。试图拍照录音,结果现场光线太散,怎么都拍不清楚,黄靖唱歌的时候左边补了一束光,总算有了几张清晰版。新人JOYCE妹妹才18岁,把声好清好靓,也是EVERYONE CAN PLAY GUITAR选出来的佼佼者。我开了录音笔,可惜忘了换电池,不知道什么时候便暗暗熄灭了。画面声音,只留一份记忆。

    结束后留在原地等晴朗。大家在台上收拾东西,我蹦过去和黄靖打招呼,我们前阵子已经在FACEBOOK上激动地相认了,他和KAY过阵子又要去美国欧洲一圈做DAYDREAM NATION,看来有得他忙了。收到他们最新的PRESSKIT,我看了之后很想买!很多东西都很想买!

    大部队陆续从后门冒出来了。JASON和我对视一笑,上次港大讲座后,他有点记得我了。我看到整晚没出现过的老头也出来了,啊他的衬衫,背后的褶皱那真是……好像是堆在什么地方很久然后临时拿出来穿的。他没戴帽子也没戴黑框眼镜,斜背着包,手时不时抓着包带。晴朗招呼我们跟上去,我扛着我的箱子艰难地从楼梯上一步步下,今夏看到老头被人围住签了很多名,然后他飞快地从我们身边跑了下去,步伐矫健身轻如燕啊……

    上了大巴士后今夏和我坐在第一排,不好意思向后看——人山人海和进念的同学们统统都在叽叽喳喳,叽叽喳喳。上车前我看到阿山坐在最后第二排,我们互相热烈挥手,他还拉过WINNIE一起和我热烈挥手……七拐八拐到了毋米粥,长长的通道黑漆漆的,边上挂着一串红灯笼,简直是聂小倩出没的地方啊……

    分桌的时候我甚尴尬,因为大家都是工作人员,只有我们十足蹭饭的,脸上还写满了“粉丝”“丽娟”“囧”等字样,密密那个麻麻……老头在最里面落座,他看到站在边上傻等的我们,侧过脸来微笑着挥挥手。然后JASON、陈浩峰、黄靖他们在另一桌落座,幸好还多出一些其他工作人员,我们赶快和他们拼桌去了。

    我已经觉得自己的脸部开始抽筋了。每一次,如果是工作原因和老头打交道,因为有必须要说的话必须要做的事情,所以我一切如常最多之后错乱一下,当面还是很冷静很淡定的。但昨天,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花痴的情绪喷薄而出,不知道是因为很久没见到老头(其实上次也就是5月17号),还是昨天有点累,或者什么别的我至今还没想到的原因。我们坐的位置虽然离老头也就1米左右,但大家也不看他,低头开吃。

    有人开始找老头拍照,我正大光明盯着他们看,羡慕啊羡慕,还和今夏说今天就不拍了吧大家都认识我还那么丽娟好像不太好意思……但今夏坚定地拿出了相机说,她要拍!于是我立刻跟上说,那我也拍……今夏自如地将脑袋和老头靠在一起并且甜蜜微笑,换到我了,我觉得我和老头已经靠很近了但是拍出来的照片就是两个尴尬的人……

    我们吃了一小轮后的不一会儿,老头携YYY过来和大家敬酒。他只说,谢谢大家,谢谢大家,我又看到了温盈的目光。昨天他可能没休息好,眼睛有点红有点肿,但看起来很轻松,因为没化妆,皮肤反而状态不错。他就是那么好看,即使穿着这样一件皱巴巴的白衬衫和简单不过的牛仔裤,站在人群中还是格外显眼。彩排时说是有个不知道他是谁的电工听了他唱歌,都忍不住感叹到,这是谁?真好看,唱得真好听……我不由想起429时,那些拼命挡住我们向前冲的保安们一边也在交头接耳说,上面谁啊不过唱得真挺好的……

    之后我便想,机票那么贵,机会那么难得,老头那么美,不再干点别的什么太说不过去了。于是我大呼一声,我要敬老头一杯!翠儿说,你叫晴朗带你去呀,晴朗无奈地站起来说,那走啊……可想而知,开始踌躇的人是我了。天晓得,我拿着杯子的手在抖,然后脚也开始抖,走到明哥那里的时候浑身都开始抖,不知道说什么好,又有什么合理正当让我理直气壮说明哥来干了这杯吧!

    我原地抖抖抖啊抖了大概3、4分钟,晴朗看不过去了,说明哥LILY想敬你一杯,老头蹭一下站起来,说谢谢谢谢……然后晴朗就开始说了我早上2点还在纠结来不来的事迹,老头和蔼可亲地问你几时回去啊,我说还没想好呢……他扑哧一笑,指指边上的胡恩威,说了什么我已经不记得了(当时一片空白啊),但我神奇地开始和胡导商量第二天访问事宜时间不够如何等等……然后我又讪讪向老头举了举杯子,一口没喝,飘似地回到自己的位置上了。

    我想他大概永远就是我的偶像了。我永远没法正常和他聊聊天,不是他的问题,是我的问题。我无法克服这些莫名其妙的胆怯和紧张,我居然在那么多年后,还可以回到第一次近距离看到他时的那种抽筋状态,居然还可以全身发抖讲话结巴。我对自己已经彻底无语了。我的紧张大概也影响了老头,他就那么定定地,微笑地,略带不知所措地看着我,我都不敢看他的眼睛!

    今天下午记者会。胡恩威还是昨天的衣服,老头换了绿色夹克(我没看错的话里面还有衬衫……这37度的天气啊……),甘国亮换了衬衫西装打了猩红色领结但下面还是短裤!寥寥4排记者,15分钟就讲完了记者会的内容,记者提问环节下面一片寂静,主持人说,那我们直接进入下一个环节,拍照然后分组访问吧……大家冲去拍照的时候我低头整理提纲,然后冲去胡恩威那组,环视了下四周,一堆人围着老头和YYY,另一堆人围着林嘉欣甘国亮,胡导身边小猫3、4只,但大概40分钟后,另两组早就散了,我们几个还在问,可不可以再问几个问题?

    也就是说,记者会上,我压根没正眼瞧过老头。结束的时候看到他在给主办方拍照,在楼梯上爬来爬去,最后拉着他说了几句话,他赶着上车,但仍然笑意盈盈的样子,显然没睡醒,上了妆,看起来很疲倦。一会儿出来带了墨镜,直直向前走,英挺极了。陈浩峰同学不知为何出来晃了会儿,我在2秒中里决定,二都二到这种程度了,再拍个照加深下二又如何呢!于是立刻冲过去要求合影……我说我很喜欢他的《心如工画师》,他很开心,昨天我还壮了半天胆提了问,他也很开心……我说起来,实在是他粉丝呢!又说《电视风云》时我坐第一排,感觉好像他站在我头顶表演,他问我口水有没有飞过来呀我说有啊有啊……我们就在那么二的对话中合了张淡定的影。

    其实很大一部分昨天我在豆瓣上写过了。大家可能发现我又重写了一遍,是的,为了记住这个历史性的时刻虽然也没什么真正的突破……我自己反刍下记忆还不行么。说不出来是安慰还是更大的失落,我就是无法像所有在座的人一样轻轻松松跑过去和老头聊天谈笑,和他抢瓶子……我觉得我狮子座的不计后果一根筋勇往直前好像已经越来越少,大概是强大的上升双鱼让我拥有了越来越纠结的性格,什么都不敢说,什么都要前思后想,然后继续这般纠结。然后还是叹口气,还是期待不知何时的下一次。

    多谢安东妮请我吃地道的甜品并忍受我的龟速进食速度,多谢IPHEN的大餐,多谢KELLY和ANICH和我一起聊到那么晚,多谢同居密友今夏拍了那么多照!

    明天到香港。

     

    分享到:

    评论

  • 你依然没有抱抱老头。
    回复10说:
    没事,还有下次机会,还有下次盼望。
    2009-08-10 00:28:17
  • 脏兮兮的人字拖露出掉了一半指甲油的脚趾


    囧我就是想问你是不是故意这样涂的但忘了问!!
    回复今夏说:
    靠……
    2009-08-10 00:28: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