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1-11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ly822cn-logs/56259401.html

    即使在路上把羽绒衫拉到喉咙口,仍然觉得浑身四周在慢慢结冰。幸而一天大部分时间都不知觉地在办公室里匆匆流去,只是呆久了,眼睛就莫名肿起来,LULU看到我吓了一跳,以为我刚哭过——不过是盯着电脑屏幕时间太久。

    开始看《杯酒留痕》。英国作家的东西总有种清冷感,他们的笑话也是让人翘一翘嘴角表示彼此会心的程度,文字总染着一层银亮亮的烟灰色,有冬天白桦树树干上安详的光滑感。刚开始读一本新的小说总有点不耐烦,因为站在他们世界的外部张望,隔着磨砂玻璃窗,里面即使热热闹闹的,也搞不清楚此起彼伏的对话从哪张嘴里发出。有时又只看到铺着大理石地板的房间里空空荡荡的,坐着一个沉思的人——大致沙发都是天鹅绒的质地,不过被磨平了,有股安然于世的旧气,于是更是嗫嚅着不敢搭话。到渐渐读过几章,发现自己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墙壁的另一端,是那个环境的一部分,和他们呼吸着同样的空气,才自在起来,简直不由自主要走去火炉边烤烤手了。

    《孤独六讲》是睡前放不下的读物,好几天一看就看到凌晨四点。很奇怪,往往在看的书会和自己当下的境遇产生奇妙的联系,还没翻完的《最初的30天》同样如此(不知道过几天如何向KEVIN交代!)。原来真是一念天,一念地,度过最难的关口,才发现平静之外,也懂得和自己妥协。

    之前我并不知道,自己几乎是生活在一个真空的世界里的。感同身受的部分,不过是最基本的感情共鸣。而周围的朋友用温柔到几乎宠溺的方式保护着我,所以我不需要去和世俗世界打交道。在感情上,因为一个人有符合我理想的部分而倾慕他,当他身上世俗的部分出现时,我便不屑、失望、焦躁、痛苦、放弃,甚至站到他的对立面上去。这样的关系当然是畸形的,这一次,我想我终于懂得去接受一个人的多面部分,一个完整的人。

    所以,爱还是在的——没有必要极力去摆出姿态表示不在乎。只是这种爱,已经不想让我去占有和约束,甚至可以退到一个对方都顾不到的角落里,默默地看着他的生活,只愿他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追求到他定义的幸福,这一切都可以与我无关,我却依然可以感到平安欣喜。

    垂下一双依依不舍的手,才可能转过身去看看自己的天地究竟有多大吧。

    元旦到春节这段时间总是晦暗,算不得旧日,又还无法归入新生活,只能不做多想,还忙碌不堪。节日对月刊来说简直是灾难,对周刊而言更是酷刑,更何况还有别册紧接其后。但看看还有人几个城市飞来飞去,靠两个人四双手折腾一本新刊出来……也没什么可以害怕的了。

    分享到: